人生如梦,幻境如城,轮圆之义,三密圆满

o~shit

o~shit,人生过得一塌糊涂,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干什么,焦虑的想着之后怎么办,工作,生活,未来。

想的真的太多,不知道如何去做,o,shit~

【HTTP】功能&属性

半年来,我一直在询问自己为什么要做游戏,为什么不去做应用,我一直催眠自己,其实一样的,其实一样的,只不过一个名字叫游戏,一个名字叫应用而已。但凡手机上做得,东西都一样,不过一个欧洲人,一个亚洲人而已。

但真的上手后会发现,思维,逻辑,思考上,真的还是有很多出入。

经过糟糕的一个阶段,今天也算开始要进入正题了,我终于开始策划案子了。

~罗列功能点~

游戏不仅需要罗列功能点还需要罗列功能点属性内容,两者的逻辑关系非常强烈,一方影响另一方。功能点上还要注意用词明确,这样才能在梳理上有明确表现。功能点的区分为每个系统不一样的内容,目的需要明确,环环相扣。

应用的功能点,主要分为,这个应用的主...

【念】它

我突然想起你第一次来我家,你浑身颤抖并且还没我的小手臂长,晚上睡觉的时候呜呜的叫,我知道你害怕了,然后抱着你睡了一晚。你的第一个小窝是一个鞋盒,你好聪明住过一次从此就认定了他,后来渐渐的你也睡不下了,改成了睡地板。原来,有些人有些物离开了你或许暂时没感觉,但是他们却已经留在你的血液,挥灭不去,时而想起他的时候还是会难过和后悔。

屋子/平方

一个人的时候就需要一间一进门就能看见全局的屋子,一入眼帘,床啊,电视啊,厨房啊,书桌啊全部齐全了,毕竟一个人也无所顾忌,想怎样就怎样我可以睡在床上吃着早饭,开着电视看着电脑,一转身又睡过去。

两个人的时候虽然也可以拥有这样一个屋子,但毕竟还是多了个人,空间需要大点,隐私也是需要了。即便再好也有想骂对方五百次的心情。有些事,还是只有自己过得去。

【梦·异镇】

我在家里,被困在浴室不能出来,恐惧感爬满身子。后来终于有人来找我,把我解救出来了。但我再也不敢进去。有一次我终于鼓足勇气进去,看见个老头,他说你想体验一下刺激吗,有个掰手往前啦,结果我一试,就像马桶一样被冲了下去。
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,那里像地下室加上菜场的样子。我很害怕,想出去,这个时候有个人来找我,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人,他说他跟着我过来的,有个老头说想出去要和他比赛,类似于赛车的玩意。我找到出口了,还没发现他,等了很久发现他满脸的伤出现,老头说他太拼脸擦着地,磨破了。我拿出纸把他的脸慢慢清理干净。我们按照老头的指示往前走但怎么也看不出出口,但发现这里的人非常奇怪,明显感到他们不喜欢我们,遇到...

闷,夏

闷热的夏天,我坐在公交车站牌下,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一直做的一个梦,我开着车子在高架上不停往上开,一个圈接着一个圈,等我有点害怕的时候,我发现我已经下不去了,他根本没有向下的路,我也不能后退,后面的车早已排成长龙,追在我的后面,每次我都被这个梦吓醒。
然后会觉得,天哪好好玩,如果当成滑滑梯,下来该多刺激,心脏都要跳出来了。
现在想来,真的是如此可笑,原来一切并非什么梦,只不过是上天提前预言你,让你有个准备罢了。
我从创业公司工作,一路走来,如今做到中大型公司,这个心啊,再也下不去了。害怕再回到从前的状态,害怕去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,害怕自己变成一个无用的人…新永远悬在空中,下不去,也上不去。
车子不停往上...

转载

本文为作者答网友的提问:高度自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文 万方中


又寂寞又美好。


这种感觉,有点像人为地把世界割成了两半:世界的,和自己的。他们是完全独立的不相干的两个世界,在两者之间,并没有什么通道可以互通。你在你的世界里,跟外界并无太大关联。

这样的生活看似无趣,实际上是充实而幸福感满满的。我感觉每天都没有浪费,因为每天都在前进。人生总是这样,并不能圆满。你选择了幸福,那么孤独自是必不可少。一切如同几米的一本书名一般:又寂寞又美好。


现在一边工作,一边每天坚持写作,大概某一天会考虑职业化。


速度方面,之前我在知乎里基本上是每日一答,周日休息一天,每篇答案...

翻翻你的老日记

昨天整理电脑,无意间发现了我以前写的计划表,2013/技能学习,每天一个。时至今日已经过去3年了,哑然失笑。因为这件事我还是没有做成,已经不记得当初的理由是什么了,好像是,哎呀我现在好忙,哎呀我想休息下。结果就耽搁下来了。

如果那个时候,我坚持下来了,现在是什么情况呢?我可能已经换好一份我喜欢的工作,每天开心。也可能不断往上升,总而言之不会是现在这幅光景,对着计划表,不停感叹,筹措岁月的不饶人。

如果啊如果~

【幻】游戏

发现古老的仪器,是一个圈和一个类似手机的东西,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,以为就是一般的只能玩一个游戏的手机游戏
后来偶然发现,这个手机有个开关,只要触发就能把游戏带到现实中,而那个圈,只好泡在水里,他就会像水流一样发光,当围绕一个圈的时候就类似,充满了电。
游戏里有四个阵营,一个用箭,一个用大滚石,另两个忘了,他们很小,大概拇指这么大。规则是,只要我方阵营人物全灭就输了。用那个会发光的圈控制人物技能,所以按理有四个,但却只找到一个。

我家的移民潮

移民,我曾以为这是多么遥远的词,今天居然也放在了我家的饭桌上。

我的大姐姐要举家移民澳大利亚了。

这不禁让我想起前段时间我去的香港,哈,怎么说我也算是半只脚踏出了国名。那时候我在想,为什么这么多人想要嫁给香港人,为什么喜欢把物质女称为港女。一切的答案在我走下飞机舱门的那一刻揭晓了。

福利,一切围绕着福利再走。

香港没有税,香港的大街上不能吃东西,餐厅不能吸烟,香港看病政府管,香港工资胜人一筹…香港的母语是英语与国际接轨等等,总之…香港的一切的一切都不是上海这个小乡村能比得上的。

同时我也看到了,香港也有穷人啊,他们推着纸板车去卖,为了快钱去赌博,工作午餐时间大家也都是吃弄堂哦他们是楼...

1 2 3 4 5
© Emma•尘 | Powered by LOFTER